尾声(1 / 2)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蒋婉是第二年开春的季节怀孕的。

她的孕反有点严重,闻不得半点油腥,一闻就吐,吃东西只能吃水煮的,而且就算吃了水煮的,过不了多久也会吐出来。

怀孕不到两个月,整个人瘦脱了相。

闻烬的直播已经停了,每天都在研究菜谱咨询妇产科专家,为的就是让蒋婉吃下东西。

他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蒋婉怀了孕,两人在他们这栋楼买了房,每天煮点东西送过来。

两人把工作也迁了过来,每天除了忙就是做饭送过来给蒋婉吃。

蒋婉怀孕后,都是闻烬在下厨。

但她吃不得油腥,所以闻烬都是清汤白水煮给她,蒋婉吃什么,他也跟着吃什么。

蒋婉有时候吐得难受,一抬头,看见他瘦得比她还厉害,又忍不住笑了。

闻烬还是会梦游。

不过不像之前那样把冰箱里的东西翻个底朝天了,而是时常走进给孩子准备的婴儿房,将放在儿童床上的玩具重新摆一遍。

对于这个孩子,他在期待中,还残存着几分不安。

蒋婉胃口开始慢慢好起来,什么都想吃,闻烬父母常常把做好的饭菜送到他们门口,连家门都没进过。

蒋婉和闻烬逛超市时,偶然遇到他们,两人也都是匆忙的样子,买的都是做实验用的一些手套和一次性杯子。

蒋婉生产那天,闻烬父母也守在产房门口。

闻烬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产房,医生出来时,他额头已经浮起一层汗。

脚步也有些虚浮。

身体像是失了控,四肢都不听使唤,耳边的声音缥缈朦胧,他隐约听到孩子的哭声。

但当医生把孩子交给他时,他迟疑地不敢伸手去抱。

闻烬父母接过孩子,冲医生道了谢,随后催促闻烬,“快去看看婉婉。”

闻烬的意识这才归拢,医生已经推着蒋婉出来,她满头都是汗,眼眶也很红,似是哭过,但她脸上带着笑,眼底更是柔软一片。

他握住她的手,问,“哭了?”

蒋婉笑着点头,“有点疼。”

“我查过,特别疼。”他亲她的唇,“对不起,让你哭了。”

蒋婉眼眶又要红,她轻轻咬了他的嘴唇一下,“好了,这下公平了。”

闻烬捧住她的脸,又吻了吻。

孩子很像闻烬,身体红通通的,小手小脚,蒋婉盯着看许久,边看边笑,“好小啊,你看看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