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那个好像就是周钺燃(1 / 2)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2002年.春

清明刚过,南方的天已经热了起来,不到九点,太阳就开始显烈。

余柳娇缩在车门和靠背间,偏头看着车窗外偶尔闪过的芭蕉树,脑袋有些晕,穴口也翻腾得厉害。

其实她没晕车的毛病,但车子在这弯弯曲曲又不算平整的盘山路上开了快两个小时,还是让她有些受不了。

露在短袖衬衫外的手臂都被嗮得有些疼,余柳娇蹙眉挪了挪身子,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口,企图压住穴口翻腾的不适感。

杨青侧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脸色不是很好,有些关切的问:“不舒服?”

“有点晕车,犯恶心。”余柳娇回,放下水看向杨青,“还要多久才能到?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……你昨天就说快了。”其实她是埋怨,但声音出口有气无力,软软糯糯,跟撒娇一样。

“呵。”杨青笑,还真当她是撒娇一样的哄,“我这不也是第一次来么,还以为他们援建的那个村子距离镇上不远呢,哪知道还有六十多公里。”

见杨青嬉皮笑脸的讨好,余柳娇蹙眉别开头再度看向窗外,心情复杂。

她是已经熬不住了,赶了两天的车程,一直晕晕乎乎,腰臀也酸疼得厉害,希望能快点到杨青同学他们援建的那个村子。

但……此行的目的,又让她希望不要那么快到,能拖一天是一天……

六十多公里其实不算远,但路难走,好不容易绕下山,路况却越发糟糕,全是坑坑洼洼的碎石泥地,又窄弯道还特别多。

车子一颠一晃开进村子已经11点出头,余柳娇路上吐过一次,整个人萎靡得厉害,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杨青在村头一间简陋的小卖铺前将车停下,跑去给余柳娇买了瓶冰的矿泉水,顺便打听了下村里是不是来了援建的团队。

老板一听是找援建队的,立马热情起来,亲自跑到小卖铺门口指路。

“他们现在就在村尾那,顺着路直走就能看到。”

“谢谢老板。”

“不客气不客气,哈哈哈,我们还要谢谢你们呢,大老远跑过来帮我们建书屋。”

杨青知道老板误会他是援建队的,却也没有解释,尬笑了声,拎着矿泉水回到了车上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